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栏目导航
热门排行
您的位置:主页 > 格力 > 格力

高温作业中暑死亡案例增多 保障措施如“虚设”


发布日期:2022-04-11 10:01   来源:未知   阅读:

  近日,地处西北内陆的甘肃省兰州市持续被高温笼罩,这个曾被评为“中国十佳避暑旅游城市”的地方,气温一度高达39.8摄氏度,逼平了有气象资料以来的最高记录。

  烈日炎炎,高温炙烤着大地。尽管如此,为了保障城市的正常运转,仍有许许多多劳动者顶着烈日挥汗如雨。《法制日报》记者选择11时至13时这一高温时段,走近固守岗位的普通劳动者,切身体会他们在高温下的坚守。

  中午时分,兰州市公安局交巡大队副大队长王述东准时来到了兰州市南关什字街头的执勤点,替下已被炙烤了几个小时的同事。

  换岗的时候,他将一个布袋子挂在遮阳伞下的挂钩上,里面装着4瓶矿泉水,“一班岗几个小时,4瓶水有时都不够,站一会儿就晕了”。

  站在王述东的不远处,记者感觉脚下的柏油路面软软的,脚心却越来越烫,像是站在了被火烤热的铁板上。此时,记者所处区域的地表温度为48℃。

  走近王述东,记者发现他的皮肤已被太阳晒得泛红,汗珠从头发里一直流到面颊。“最近天气异常闷热,遮阳伞的作用也不大。上面太阳烤着,地面热气蒸着,站在柏油路上指挥交通真不好受。”他一边说,一边不时地变换交通手势,疏导来往车辆。

  “手套都湿了,汗流得止不住!”疏导间隙,王述东摊开双手,白手套湿漉漉的。采访中,王述东告诉记者,高温天气极易导致部分司机情绪烦躁,容易发火,“这个时候,作为交警,我们必须耐心疏导交通,为驾驶员提供优质服务”。

  据悉,为了确保交通安全,兰州市区每天都有500多名交警在高温下坚守在工作岗位上。

  12点30分,烈日直射,地面被晒得烫脚。在兰州市的一个叉路口, 环卫工人老张开始了工作。他趁着车流较少的时候清扫路面,目的就是为在下午上班前留给市民一个清新的环境,而这正是一天中最酷热的时间段。

  “前几天看到报道说,外省有一名环卫工中暑身亡了,为他惋惜的同时,也真为自己的身体担忧。”忙碌了一会儿,老张半蹲在路边的树阴下,与记者攀谈了起来。

  老张说,在兰州做环卫工,以前最怕的是冬天,下雪天冻得双手都僵硬了还得扫雪,但今年夏天这么热,比冬天还难过。

  “很多人上班吹着电风扇都嫌热,而我们就是希望有一丝微风吹过来,那感觉不亚于回家后冲一次凉水澡。”老张说,累一点不怕,就怕身体扛不住。

  “我们的工作服不透气,里面的衣服已经全部湿了,脚底感觉像和稀泥,滑得很。”临走前,老张擦着汗,一脸向往地对记者说,“我现在真想趴在一块冰上。”

  13时,在兰州市城关区一家建筑工地上忙碌了一上午的李师傅,走进附近一家牛肉面馆,点了一碗拉面后,径直走到盛面汤的保温桶前,直接喝了3碗面汤,才走到取饭口去端牛肉拉面。

  “多喝点面汤就不容易中暑了,现在工期比较紧,大家都铆足了劲,争取早日完工。”来自甘肃省定西市一个小县城的李师傅边吃面边对记者说,“看这衣服,都快能拧出水了。”

  来到李师傅工作的工地,在工地负责人的带领下,记者乘坐物料升降机前往楼顶施工点。在这里,10多名工人正忙着用混凝土浇筑。

  “这几天太热了,我一天能喝10多瓶水。”正在楼顶作业的木工杨晓宇说,一天下来,衣服都能拧出水来。站在楼顶的施工点上,记者汗水如注,感觉像刚从水中捞出来一样。此时,记者手中的温度计显示,施工点的温度为45℃。

  “建筑工地上干的就是重体力活,又累又脏,但现在都是按日计薪水,虽然苦点,但每个月下来拿到工资的时候还是非常开心的。”李师傅告诉记者,虽然天热,但不能放假或者休息,“少上几小时或一天班,收入相应也就减少了”。

  “最盼望有一块云能遮住这里的阳光。”记者离开楼顶的时候,杨晓宇拧开一瓶矿泉水,一伸脖子,一口气喝了个精光。

  今年7月30日至8月1日,由于高温肆虐,山东省济南市中心医院等3家医院收治了许多因中暑入院的户外劳动者,其中8人经抢救无效离开了人世。他们中有 环卫工人,有农民工。

  进入今年7月,仅从媒体报道,就可以看到,在全国高温中暑已经引起了很多起伤亡事故:

  “都是因为在野外和露天作业引发的中暑,重度中暑死亡率特别高,特别是在早期抢救不及时的情况下,死亡率会更高,会达到百分之八九十。”北京市某三甲医院急诊重症监护医生告诉《法制日报》记者。

  业内人士认为,与粉尘等职业病相比,高温作业作为一种职业危害,由于其危害更为隐性,在过去长期不为人们所关注。但在这个夏天,高温的职业危害非常明显地显现出来。

  7月30日,记者在北京市东三环的一个站台乘上一辆公共汽车,此时户外温度为38℃。

  “对呀,没办法,我们这路车两班倒,必须得上班。”司机杨师傅头上顶着一块湿毛巾笑着说。车载温度计显示,车内温度高达42℃。

  杨师傅驾驶的公交车在北京东三环辅路徐徐前行,车上有的乘客拿着湿毛巾不停地擦汗,许多人都因酷热难耐而显得烦躁不安。“这东西就像个火炉子,快把人烤熟了。”行进中,杨师傅指着座位旁边冒着热气的发动机说。

  “这是经常的,不过今年我还没有过,去年就因为天气太热中暑了。没办法,我们的工作环境就这样。”

  车停了下来,杨师傅趁着红灯的间隙,拿起茶杯大口灌水,汗珠连成一串顺着脸颊流下,还没来得及擦汗,绿灯亮了,他赶紧驱车前行。而这时,记者抓着的铁扶手已经变得滚烫。

  行进中,记者注意到,杨师傅的左胳膊比右胳膊黑很多。杨师傅说:“我的左胳膊每年夏天都处在暴晒中,两个颜色差别很大,这也是所有司机的共同特点。”

  15分钟后,车内温度升至45℃,乘客全都跑到了车厢靠阴的一面,而杨师傅只能默默坚持。

  公交车到达调度站,站上的内勤人员赶忙给杨师傅递过来一瓶冰镇的矿泉水,他一把接过来,拧开盖子,大口大口地猛灌。喝完水,他跑向不远处的水龙头。记者看到,他的衣服后面已经湿透。

  记者随机选择了一个站台下车,看到一些工人在路旁休息,经询问得知是燃气公司检修、维护燃气管道的工人。

  “我们没有高温假,天气热的时候也得检修维护。前几天,大中午的时候也得干活,公司发水、防暑药。”一名40来岁模样的工人对记者说。

  在北京市朝阳区某个小区门口,一股难闻的味道经过高温的发酵令人格外难以忍受,这里正在回收生活垃圾。

  “垃圾每天都得运,哪里有假期啊。太热的话就早点出来,或者晚点,这样好一些。高温补贴也有一些吧,但是我们临时工没有,不发的话也没脾气,现在工作不好找。”面对记者的询问,垃圾车司机发了几句牢骚。

  在建筑工地上、在公交车里、在岗亭旁边,高温正在考验着无数人的意志和身体。

  在这种高温,尤其是极端高温的情况下,大部分人能不外出就不外出。但是对于那些必须在高温下、在户外工作的人们来说,整个社会应当为他们提供怎样的关照呢?

  “国家将高温作业具体分为4级。分级的标准有两个方面,一个是根据气温,另一个就是作业时间,时间越长说明员工岗位作业标准越高。1级是低级,4级是最高级。相应不同级别有不同的保健标准和防护。”据国家安全生产理论专家组成员、全国总工会劳动保护专家顾问、中国地质大学教授罗云介绍,目前,我国对高温作业有一个清晰的标准,也就是说在不同的高温作业条件下,要有相应的劳动防护措施来保障,分别包括高温作业的综合保障措施、保健措施以及管理性措施三大方面。

  但是,面对今年高温的炙烤,社会的应急系统、保障措施却有着一丝“形同虚设”之味。

  对于造成上述状况的原因,罗云认为,其中有体制上的问题,“现在的管理体制还不顺,执法的主体也不是太明确。安监总局去年才发布有关的职业安全健康的管理办法,也就是说安监总局自成立以来一直没有涉足职业健康领域”。

  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社会法研究所研究人员杨飞则认为,出现高温下对劳动者保障不力的情况,“立法不完善和行政执法不力是重要原因。但根本的原因在于相对弱势的劳动者作为个体很难有效维护自己的权利。”

  对于如何改进高温下劳动者的权益保障问题,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应该从相关法律的修改入手。

  “要通过法律让社会各界都真正意识到,高温作业是一种职业危害。”罗云向记者再三强调。

  “为了保证连续生产和社会公共利益,有的工作岗位是不能中断工作的,所以完善高温补贴、强化用人单位提供符合国家规定、安全卫生的劳动条件尤为必要。”杨飞说。

  “应该做一个涵盖所有在高温场所工作之劳动者的高温保护立法,同时也可以根据不同情形作相应的区别对待,露天高温工作的工人就是其中一种情形。”杨飞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