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栏目导航
热门排行
您的位置:主页 > 信息发布网 > 信息发布网

「悦览特刊·我们的流金岁月」城纪2021:远山近城 皆是人间


发布日期:2022-01-20 22:16   来源:未知   阅读:

  从宋代传承下来的文化底蕴和精神气质,包括文化、思想、制度、科技、艺术等多个方面的痕迹在今天依然影响至深,我们要向宋韵文化学什么?这是时间带给我们的启示,既有重叠的部分,又有岁月所带来的差异。

  在2021年开年,我们刊登了《一叶宋版一两金》,从宋版书中读懂杭州人的工匠精神,如一卷南宋杭州的书香地图……当我们去回首这些时间中的投影之时,我们能够感受到这座城市所呈现出的生动和温暖,这才是它全部的面貌。

  从《盐桥话古》到《众安桥旧事》,再到《德胜桥探旧》,我们走上了通往时间之乡的桥,而正是这种文化、良善品德的倾注,铸就了杭州的“华美绝伦”。

  而《暗香浮动月黄昏》《一夜到江涨》《城里人家未觉秋》等以西湖诗词、运河诗词为经纬的文字中,以众多出没于时间的西湖人物为筏,凝眸时间和空间。

  同样,《秦桧“一德阁”收藏轶事》,《弃之如敝屣 御书变药纸》等版面从宋朝文化入手,在有趣的叙述中,讲述当年的故事……

  此刻,你手中的是2021年最后一期《城纪》,正好刊发在2021年的最后一天,我们约请了四位专家,从各自所熟悉的领域和角度漫谈宋韵,就像是在时光中写给宋朝的四封信。

  杭州地铁3号线松木场站至武林门站区间联络通道的建设中,遇到了最难“啃”的岩石:宝石山脚下22米深处,全为坚硬红色岩层,经检测,其强度达83.8MPa(普通钢筋混凝土为30多MPa),是杭州地铁开建以来碰到最硬的“红岩”。

  “暖风熏得游人醉”的西湖边,屹立着亿万年其硬如铁的宝石山岩。与其相应,八百年前,被称为软绵绵的没落王朝南宋,偏偏有八位铁骨铮铮的“硬骨头”,恰好都在宝石山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痕迹。“硬石头”与“硬骨头”,合奏一曲铿锵宋韵,回荡山间湖畔。

  栖霞岭南麓的岳飞、岳云父子墓庙,是坚强不屈抵抗外族侵略的气节象征。庙墙上“尽忠报国”四个大字,成为世世代代的民族精神图腾。

  “青山有幸埋忠骨”,岳飞两员大将牛皋和张宪的墓,分别位于栖霞岭顶及西面的仙姑山下,在宝石山西侧,以犄角之势拱卫着主帅。

  栖霞岭北麓扫帚坞,南宋时建有一座护国仁王禅寺,捐资买地建寺之人,是名望和功勋完全可与岳飞比肩的,南宋抗金和抗蒙名将孟珙,是他最终完成了岳飞“灭金”的遗志。金灭后,孟珙又继续顽强抵抗蒙古军南侵,担负起保卫大半个南宋的重任,被后世军史家称为“机动防御大师”。

  孟珙中年后信佛,与宝石山黄龙洞慧开法师结缘。南宋淳祐五年(1245),孟珙在扫帚坞建成了护国仁王禅寺,并将慧开法师从黄龙洞请下山来,成为该寺首任主持。此处现有一块“护国仁王寺遗址”巨石,印刻着孟珙留下的痕迹。

  葛岭以西虎头岩下,原有宋洪忠宣公祠,供奉南宋忠臣洪皓。洪皓虽为文官,但其气节丝毫不输武将。他在国家危难之际出使敌国,被金国扣留于荒漠整整十五年,在此期间,洪皓誓死不降,始终坚贞不屈,备尝艰辛,最终全节而归,被称为“宋之苏武”。

  葛岭下智果寺旁,埋葬着南宋另一位“硬骨头”文官陈文龙。南宋末年,国破家亡,陈文龙与文天祥一样,是为数不多的几位坚持抵抗到底的“忠烈”。在被元军押送途经杭州时,要求谒拜岳飞庙,陈文龙在岳飞像前痛哭流涕,当晚气绝于岳庙,被葬于葛岭智果寺旁。

  宝石山巾子峰下,原有一座显功庙,供奉南宋民间抗金英雄岳仲琚。岳仲琚既非武将,也非文臣,是八位“硬骨头”中唯一一位没有官衔的“布衣”,也是唯一一位钱塘(杭州)人。建炎三年(1129年)十二月,金兀术兵临杭州城下,守军弃城而逃。家住霍山(今弥陀山)的岳仲琚当时是临安府一名小吏,毅然散尽家产,招募乡勇三百余人,组成抗金游击队,为许多杭城百姓躲避战祸赢得了宝贵时间。后金兀术绕道攻城,岳仲琚力战而死。

  杭州百姓在宝石山下建庙纪念岳仲琚,尊其为宝稷山王,后朝廷赐庙额“显功”。如今宝石山余脉之弥陀山上还立有岳仲琚塑像。

  宝石流霞,其红似火;巍巍山岩,其硬如铁。当宝石山残阳如血之时,一曲铿锵宋韵仿佛回荡于湖山之间,如此壮美。

  今天,在杭州讨论“宋韵文化”,当然要从本地的宋代历史文化资源中提炼出具有杭州辨识度、符合时代精神并能提升民众生活品质的元素,有序推进有遗址、有展示、可见可感可传承的“宋韵文化传世工程”的建设,让千年宋韵在杭州流动起来,传承下去。

  经过钱氏吴越国近百年的经营,杭州一跃而为“东南形胜第一州”。宋室南渡后,作为南宋都城,杭州更是全国性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宋韵”无疑是具有杭州气派的文化标识,南宋之于杭州城市的重要性,犹如周秦汉唐之于西安,明清王朝之于北京。

  今天,在杭州讨论“宋韵文化”,当然要从本地的宋代历史文化资源中提炼出具有杭州辨识度、符合时代精神并能提升民众生活品质的元素,有序推进有遗址、有展示、可见可感可传承的“宋韵文化传世工程”的建设,让千年宋韵在杭州流动起来,传承下去。所以,我从南宋临安城考古的角度谈点简单的想法。

  对一个朝代而言,最有指标性的文物就是皇城和皇陵。北京、西安之所以有浓郁的历史文化氛围,主要是因为紫禁城和十三陵,唐大明宫和秦始皇陵的魅力和知名度。而南宋皇陵在绍兴宋六陵,今已夷为茶园;皇城在杭州凤凰山东麓的馒头山,已为现代建筑覆盖,地表几无遗迹可寻,很难想象这就是隋唐至南宋杭州的政治中心。在杭州谈“宋韵”,首先要推动馒头山的考古工作,在考古发掘和科学复原的基础上,重现南宋皇城旧貌,为杭州南宋历史文化打造不可或缺的文化地标。

  皇城,只是南宋临安城的一部分,临安城是南宋政治、经济、文化活动更大的舞台。我们需要整合国内外一流的历史学、考古学、古建筑、计算机和数字化建模的专家,从城墙(城门)、城内道路和水路系统、坊巷格局,到皇男实城、太庙、景灵宫、郊坛、社稷坛、德寿宫、太学以及各级衙署,全面而钙类法科学地复星史论原南宋临安城的数字模型。这是杭州宋韵文化建设不得不做的基础性工程。

  临安城外围的地理形势,有“江、山、湖、河”四大自然要素。山,以凤凰山的南宋皇城复原为抓手,前文已述;“湖”即西湖,其历史文化研究和景观建设,相对充分,此处不赘。

  “江”即钱塘江,除六和塔、白塔等少数标志性文物之外,钱塘江沿线缺乏整体性规划。我建议从萧山西兴闸对岸的龙山闸(柳浦渡)开始,至转塘的风水洞一线,对沿江的宋代历史文化做深入研究,推动龙山闸、浙江亭的重建和风水洞景区的开发。

  “河“即城内中河、东河,城外的江南运河,以及对岸萧山的浙东运河,这是古代杭州的经济和交通命脉,更是流动的文化长河。中河、东河沿线应该做哪些文章?上塘河和萧山境内的西兴古镇和浙东运河应该策划哪些项目?都有必要做系统性的深入思考。

  如果我们把南宋临安城视为一个由内而外的“同心圆”:从城市最中心“一环”的南宋皇城、到外圈“二环”的临安城,再到“三环”由江山湖河构成的城市山水格局,循着这一历史地理空间的脉络和逻辑,去思考杭州“宋韵文化传世工程”中与文物古迹、考古大遗址相关的建设问题,也许是一条可行的“破题”思路。

  据林天蔚《宋代香药贸易史》统计,宋代是香药朝贡最盛时期。各国香药朝贡次数共为215次,仅线次之多。

  北宋宋真宗时,出了个人物叫丁谓。丁谓机敏聪颖,多才多艺,天象占卜、书画棋琴、诗词音律,无不通晓。有很强的应对和处理突发事件的能力,还是宋朝著名的经济专家。

  这样的人逢迎起皇帝来,谁人可比!他两度拜为宰相,封晋国公,显赫一时。直到宋真宗驾崩,丁谓受“雷允恭擅移皇陵案”牵连,才被罢相,贬崖州(即海南岛)。

  以前读香谱,如洪刍的《香谱》、蔡絛《铁围山丛谈》、范成大的《志香》、周嘉胄的《香乘》,往往见他们引用丁谓的《天香传》,心想《天香传》肯定是部巨著。这次仔细一看,不过区区两千多字。

  二千多字何以奠定香文化的基础?据林天蔚《宋代香药贸易史》统计,宋代是香药朝贡最盛时期。各国香药朝贡次数共为215次,仅线次之多。而丁谓正是真宗朝的宠臣。丁谓常常伴君左右,参与国家重要仪礼,见识宫中各式用香。且备受皇帝重用而不时被赏赐香药。因而有深厚的基础。

  《天香传》一出,确立了海南沉香甲天下的地位。也使海南沉成为宋人的思念之物。

  苏轼61岁被贬海南岛。苏轼与胞弟苏辙感情很好。苏轼在海南的第三年,恰逢苏辙60大寿。送什么寿礼给亲爱的弟弟呢?苏轼最终选择了一块沉香。因沉香形状像假山,又叫“沉香山子”。并附上一篇《沉香山子赋》。

  前有丁谓基础普及,后有苏轼发扬光大,海南沉香在北宋上流社会广泛流传开了。

  到了南宋,出了品香高手范成大。在其《桂海虞衡志·志香》中,他说:“大抵海南香气皆清淑如莲花、梅英、鹅梨、蜜脾之类……翻之四面悉香,至燃烬,气不焦,此海南香之辨也。舶香(从海外用船运来的香)往往腥烈,不甚腥者,意味又短,带木性,尾烟必焦。”你看,还是丁谓品香的套路。

  陆游是海南沉香的极度痴迷者。看他的诗就知道了,这里举《太平时》为例:临罢兰亭无一事,自修琴。铜炉袅袅海南沉。洗尘襟。

  记得刚读完《天香传》时,梁慧出差回来,带回一小串随形沉香。她说:“你闻闻看,这是海南沉。我试过了,绝大部分都沉水,很难得。”

  梁慧说的难得,用丁谓的话翻译就是:“余杭市香之家,有万斤黄熟者,得真栈百斤则为稀矣;百斤真栈,得上等沉香十数斤,亦为难矣。”这个难,放在今天更是难上加难。因为真正的海南沉已难觅踪影。

  我们怀念两宋风韵,怀念的不仅是中华文明引领世界的荣光,不仅是贩夫走卒皆能温良恭简的风尚,更现实的,是怀念那个以美学、以音乐、以礼仪引领我们生活方式,我们舌尖选择的时代。

  酱油,中国菜里除了盐、糖之外最重要的调味料,也是最具东亚色彩的餐桌标签。在豆类发酵的过程中,加入盐抑制杂菌,并催化有鲜味的氨基酸盐形成。其化学机理并不复杂,和酿酒、制醋类似。但制作酱油的原料大豆,是一种重要的食材。在深度发酵,萃取带有鲜味的汁液后,剩下的渣滓没什么应用价值,丢掉又有浪费粮食的嫌疑:在生产力有限的古代,这是个两难的选择。

  这是为什么酒、醋、酱油的工艺门槛差不多,诞生时间却相差千年的原因:酒的信史应该始于西汉成书的《战国策》、醋则始于北朝的《齐民要术》。

  与之形成对照系的是,各类豆酱、豆豉、豆瓣酱等酱油的雏形,虽然很早也已出现,但真正澄清无杂质的酱油,却一直到宋代才见诸于文献。

  “正当辇毂之下,太平日久,人物繁阜,垂髫之童,但习鼓舞,班白之老,不识干戈,时节相次,各有观赏……集四海之珍奇,皆归市易,会寰区之异味,悉在庖厨。花光满路,何限春游,箫鼓喧空,几家夜宴。”

  这些内容,与汉唐之前描述承平盛世的文字,有一个本质性的不同:前朝描绘的世间繁华,往往局限于贵族和士大夫阶层的宴饮场合,而宋代的繁华,真真切切地出现在市井巷陌。

  或者说,汉唐以来中国社会上层精致的生活方式,在宋代,完成了平民化的改造。

  这种生活方式的跃迁,与澶渊之盟到靖康之变,长达百年的时间里宋王朝本土没有发生大的战乱有关;与占城稻传入带来的农耕剩余价值提升有关;与十一世纪席卷欧亚大陆的技术爆发有关;更与农耕文明代代创造的财富、艺术、文化在这一阶段的厚积薄发有关。

  不用豆豉、豆酱,而用澄清干净的酱油为食物提鲜、着色,味道也许各有千秋,但它所呈现的美学效果,却显而易见。

  前朝主要用于祭祀的,带肉馅儿的“馒头“,摇身变成汴梁街头的小吃”包儿“:中国点心谱系里最重要的包子,在此时奠定。前朝出现于贵族宴饮的,以文雅情趣命名的小食“馄饨(没有七窍,混沌)”,则成了临安集市的早点“角儿”:代表中国人合家团圆的文化意向,饺子,就此起步。

  前朝被添加各种香料、粥、奶混煮,只追求咖啡因带来兴奋感的茶叶,到了宋,变成百姓们点茶、斗茶,装点生活情趣的工具,人们倾向于“清饮“,越来越能欣赏茶氨酸带来的微妙的鲜甜。前朝用糖渍,或锤成酱的螃蟹,到了宋,则趋于整只洗净蒸煮。旋剥旋吃,原汁原味、清淡优雅。

  我们怀念两宋风韵,怀念的不仅是中华文明引领世界的荣光,不仅是贩夫走卒皆能温良恭简的风尚,更现实的,是怀念那个以美学、以音乐、以礼仪引领我们生活方式,我们舌尖选择的时代。石家庄特种电缆因产品质量问题被国网浙江公司停标6个上海莆田系医院有哪些?上海莆田系医院名单汇总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