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栏目导航
热门排行
您的位置:主页 > 信息发布网 > 信息发布网

民宿失宠?这届年轻人住帐篷!五一期间一帐难求


发布日期:2022-05-10 20:28   来源:未知   阅读:

  【民宿失宠 这届年轻人住帐篷】这届年轻人流行住帐篷!疫情让被迫“家里蹲”的人们更加渴望亲近自然,露营由此成为时下最热门的本地游方式。郊野公园、露营装备、帐篷营地……所有蹭上露营热度的品类都人气爆棚,其中包括一批瞄准露营小白和中高端人群,主打“拎包入住”的轻奢露营地。

  “五一”期间,因疫情反复,往日火爆的部分北京乡村民宿出现难得一见的空档,然而与之对比强烈的是一些新兴帐篷营地早早爆满、“一帐难求”。可别以为住帐篷是“穷游”,这些轻奢帐篷每间价格多在千元甚至两千元以上,帐篷里陈设精致,客厅、卧室、卫生间等设施齐全。想要亲近自然,又割舍不掉空调、大床、卫浴等现代元素的年轻人们,正把网红打卡地从乡间民宿转移到这些轻奢帐篷里。

  “想露营又不想吃苦的伪露营一族,来住个帐篷吧!”刚过去的“五一”小长假,市民张晓在朋友圈晒出自己的露营一日游。与在草地、河边自己扎营的露营方式不同,张晓的帐篷是个有小客厅、卧室和卫生间的“套间”,空调、小冰箱、吹风机等设备一应俱全,入住时还附赠一盘颇具仪式感的下午茶套餐,色彩斑斓的甜甜圈和小甜点味道虽然一般,但拍照足够漂亮。

  张女士选择的安德鲁帐篷营地位于朝阳区崔各庄乡的圣露庄园内。这是一个可以多样化选择的露营地,在庄园里,你既可以自带帐篷在草地上扎营,也可以选择安德鲁这样的“拎包入住”豪华帐篷。不过,这样的豪华帐篷仅有9间,可谓“稀缺资源”。“我提前两周多预订,几乎已经爆满,本来想订三间,但只订上两间。”张晓说。

  张晓入驻的那天正赶上北京气温飙升,午间气温超过了30摄氏度。“本来我们想白天去公共露营区,在草地上、小河边野个餐,晚上再回住宿的帐篷营地区烧烤。”张晓这么计划着,但毒辣的太阳直接把几个人晒回了帐篷。“回到帐篷打开空调,感觉太爽了。”尽管住上一晚的价格近2000元,但吹上空调的那一刻,张晓觉得“值了”:“我想露营,但是不能没有空调!”

  伴随露营热兴起,像安德鲁帐篷营地这样“拎包入住”,又配备现代化设施的轻奢帐篷营地开始在北京乃至全国涌现。在北京,既有如安德鲁、WOOTA、夏日星光这类近年来新建的帐篷营地,也有如山里寒舍、云峰山等老牌度假民宿品牌入局新增帐篷“客房”,还有大热荒野这样的全国连锁品牌在京布局。记者调查发现,这些帐篷营地在“五一”期间几乎都早早预定爆满,有的甚至连整个五月的假日都已“一帐难求”。

  “密云古北水镇周边民宿,5月1日至3日有空房,可连住!五居小院,可住10到16人!”“怀柔慕田峪长城脚下三居小院,5月2日、3日有空房,可住8到12人!”4月30日,某连锁民宿品牌经营者汪琳(化名)仍在朋友圈里接连发布多条民宿空房的信息。“在‘五一’这样的黄金档前夕还有空房,这在往年几乎是不可想象的。可今年疫情反复,预定的人减少,还有的院子是客户临时被封控导致‘跳单’。”汪琳无奈地说。

  不仅连锁品牌,单体民宿的经营者也在“五一”感受到了“寒意”。怀柔民宿老板蒋秋(化名)算是怀柔首批利用自家老宅改造成精品民宿的经营者,这些年也累积了不少回头客,但今年“五一”还是出现了一天空档。“疫情期间,民宿旅游确实挺难的。”蒋秋叹了口气,“我不少做民宿的朋友,今年‘五一’的情况都不是特别好,多少可能会空一两天。”

  民宿为何遇冷?在汪琳看来,疫情还是比较主要的因素。不过,她也坦言,近年来乡村民宿在京郊爆发式增长,存在着竞争激烈、同质化严重、游客审美疲劳等问题。此外,像是露营这类新鲜玩法的崛起,也对民宿造成了一定的竞争压力。

  尽管目前,轻奢类露营地与已发展多年的乡村民宿相比仍体量较小,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一新旅游形态正迅速崛起,并成为当之无愧的新网红。

  时光横轴拨回至2020年,这一年被认为是“精致露营”元年。此前,露营往往被认为是“穷游”“虐”的代名词,从而停留于小众。而2020年,带上红酒、下午茶,住进有着席梦思床垫的大帐篷等成为可能。小红书上,以大热荒野、嗨king等为代表的“拎包入住”精致露营品牌出现,一跃成为网红爆款。

  为何想到创立“拎包入住”的露营品牌?大热荒野创始人朱显告诉记者,2020年之前,自己是一家出境游公司的高管。疫情来临后,行业迎来无限期放假,自己便开始自驾旅行、野外露营。“随着露营次数增多,我发现我购买的装备越来越多,种类也越来越细。”一整理,朱显吓了一跳:“我买的露营相关产品足足有两三百项,花费近十万元!”

  正是从那时起,朱显萌生了创立一个精致露营品牌的想法:“现代人渴望亲近自然,但同时也不能放弃生活品质和便利。”2020年,他选择在三亚启动了首个“拎包入住”的营地项目。

  如今,短短一年半,大热荒野在全国运营营地数量已超过20个,分布于三亚、北京、上海、广州、惠州、珠海、嘉兴、福州等地。这一新兴品牌也获得了资本青睐,2021年11月,成立仅1年的公司已完成两轮融资,每轮金额均为千万元级。

  不过,陡然兴起的热度背后也有隐忧。在朱显看来,目前行业还在发展初期,因此缺乏准入标准和规则。“比如露营地大多在野外,可能会出现蛇、虫,安全责任如何划分界定?”朱显举例。“去年,大热荒野与浙江湖州市联合推出了一个露营地管理办法,成为一个积极尝试。不过,这个只是地方政策,未来还希望国家政策能尽快出台。”朱显说。